济南助听器
主页

ABR的作用

时间:2012-10-04 13:02 责任编辑:中国助听器验配网 点击:

听力检查的目的是了解听力损失的程度、性质以及病变的部位。通常分为二类,主观测听法和客观测听法,我们通常使用的纯音测听、小儿行为测听和言语测听都属于前者,需要患者对于刺激声作出反映;而不需要患者对刺激声作反映的客观测听法包括声导抗测听、听觉诱发电位、耳声发射和多频稳态等。我们现在向大家介绍客观测听方法之一——听性诱发电位及其临床应用。

当一定强度的声音刺激听觉器官时,听觉系统就会发生一系列的电活动,称为听性诱发电位(AEP)。听觉诱发电位仪是检测中枢神经系统在感受外界或内在刺激过程中产生的生物电活动的一种现代化设备,它利用电子计算机技术将声音诱发出的微弱电反应从脑电等背景中提取出来,并在头皮上记录。它提供听觉系统电生理方面的客观证据。我们将要谈到的听性脑干反应只是听觉诱发电位的一部分。   
听性脑干反应测听的操作技术在进行ABR测试之前,应先了解病史。通过询问病史,了解测试的目的、听力减退的病史,有无头部外伤、饮酒,用药史,有无内科和神经科疾患。

受试者仰平卧与床上,放松,安静不动。儿童可口服或者肛门给药水合氯醛(镇静剂)。电极位置:作用电极放置在颅顶,参考电极放置在同侧耳垂内侧,额部接地,一般用银盘电极加导电膏,其目的是为了使极间电阻小于4kΩ。

刺激声:临床上对婴幼儿各种耳聋判断与监护一般采用非滤波的广谱短声,它的频谱在0.5K~10KHz之间,包含纯音成分较多,几乎能引起全基底膜振动,所以,可更准确地了解听力。刺激间隔时间为75mss,耳机给声。

听力正常人在接受短声刺激后,10毫秒可从颅骨皮肤表面描记出7个正相波,称之为ABR,依次用罗马数字来表示即波Ⅰ,Ⅱ,Ⅲ,Ⅳ,Ⅴ,Ⅵ,及Ⅶ。计算各波之间相差的时间及能引出波形的最小声音,可以客观地评估听力的状况和脑干病变。这七个波并不是每人每次实验都能出现。ABR在70~80dB出现率最高。随着刺激声减弱,各波出现率也逐渐降低,至20db时,仅保留Ⅴ波,故波Ⅴ最接近听力计测定的阈值,是ABR中的主波,其次,临床意义较大的波是波Ⅰ和波Ⅲ。  
在能清晰辨认Ⅰ,Ⅲ和Ⅴ时,或证实对每只耳刺激都不能引出时,检查才可结束。  
正常人的脑干听觉诱发电位如图:
临床上是通过量取各波的振幅和潜伏期(即从刺激开始到达波峰的时间)来判断病变的有无和病变的部位。这里我们主要介绍波Ⅰ,Ⅲ和Ⅴ,讨论其各自的意义。  

 
(波Ⅰ:听神经;波Ⅲ:桥脑;波Ⅴ:下丘脑)
波Ⅰ:是由听神经纤维发生的,出现率为100%,正常潜伏期约在1~2ms。它是计算其他各波的基准,因此辨认波Ⅰ尤为重要。Ⅰ波潜伏期延长或消失通常提示内耳的病变,当然,刺激声强度减弱也可能导致Ⅰ波潜伏期延长,但要注意,这种情况从Ⅰ波波峰到其它各波波峰的时间基本未变。波Ⅰ在老年的高频听力损失的表现为,波Ⅰ的振幅低或波Ⅰ缺失。增加刺激的强度,减慢刺激重复率或从外耳道中记录,可使波Ⅰ的振幅加大,便于辨认。
波Ⅲ:来自桥脑的活动,出现率为100%,正常潜伏期约在3~4ms,振幅一般高于波Ⅰ,最好比较同侧和对侧记录来辨认波Ⅲ。若双侧听力相差悬殊,则对侧记录中波Ⅲ振幅较低,潜伏期较短。如果波Ⅰ正常,波Ⅲ潜伏期延长或消失,Ⅰ-Ⅴ和Ⅲ-Ⅴ间期延长,则可初步确定病变部位在蜗后。

波Ⅴ:来源于下丘脑,出现率为100%,正常潜伏期约在5~6..5ms。波Ⅴ常是最高的一个峰,而且后面继以一明显的颅顶负波。改变给声重复率和降低声强,对波Ⅴ出现率影响较少,在其他波消失后波Ⅴ还可继续存在。波Ⅴ潜伏期延长或消失,临床上最多见于听神经瘤,其它蜗后病变也能导致波Ⅴ的特性改变。   
ABR除了可以诊断听觉通路上病变的部位,对于听力损失程度的判断也是具有一定参考价值的。成人ABR阈值为10db(sl)左右,新生儿一个月时,阈值为30db,六个月时为20db,十二个月时为16db,两周岁可达12db,直到五周岁时才达到8db,接近成人水平。对纯音刺激,脑干反应阈值平均高于听力计测定阈值10~20db,低频的反应阈值较接近听力计测定的阈值。但值得注意的是,脑干诱发电位侧出的阈值不能直接等同于纯音测听的阈值,即不能认为,一个孩子90db才引出ABR,那么他的听阈就是90db。这是因为:第一,纯音测听使用的刺激信号是从125—8000Hz的单个的纯音,脑干诱发电位使用的是混频刺激信号,代表的是2000—4000 Hz的高频。因此就检查而言,前者能反映比较完整的听力状况,而后者只能反映高频听力状况;第二,脑干诱发电位与纯音测听采用了不同的零级标准,无法直接转换。一般而言,脑干诱发电位若采用小样本听力级(nHL)其检查结果比纯音听阈要高15—20分贝,例如:此病人的脑干诱发电位的结果为90分贝,纯音听阈应在此基础上减掉15—20分贝为75—70分贝。如果脑干诱发电位若用声压级(SPL),则差距更大。所以,在根据ABR结果对婴幼儿及不能配合检查的成年人选配助听器的过程中,验配师应格外注意。

目前,在国内外,ABR广泛的用于新生儿及婴幼儿听力筛选,若发现阈值升高,一定要提高警惕,因为除了脑干尚未发育成熟以外,还有可能是由病理原因造成。许多国外专家强调了听性脑干反应测听对新生儿、学龄前儿童的应用价值,认为新生儿及一个月至五岁儿童,常规测听不合作的儿童及伴有昏迷和中枢神经系统严重缺陷的患儿,做ABR测试尤有必要。另外,ABR测试对功能性聋与器质性聋的鉴别、耳蜗及蜗后病变的鉴别、听神经瘤及某些

中枢病变的定位诊断等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对我们助听器验配师来说,ABR测试无疑提供了一个客观的选配依据,尤其是当我们在遇到不能配合做纯音测听的患者时。我们应该了解,当患者年幼或不能配合做纯音测听时,我们应建议他做ABR,此外,如果根据听力图选配的助听器效果很不理想,要考虑建议患者去做ABR,因为此时患者的耳聋有可能是蜗后病变造成的,对于这种患者,配戴助听器的效果就不如蜗性和传导性耳聋患者的效果好了。

但是ABR检查不是唯一的判断手段,必须结合OAE、ASSR、声导抗及40Hz相关电位等检查手段互相印证,复合条件的小儿更应该结合行为测试作出判断才可以确诊听损的程度及性质

关爱孩子的听力

关爱孩子的听力

行为测听

行为测听

新生儿筛查的影响因素

新生儿筛查的影响因素

新生儿首次听力筛查不通过怎么办?

新生儿首次听力筛查不通过怎么办?

新生儿听力筛查的方法

新生儿听力筛查的方法

不是所有世界名曲都适合胎教

不是所有世界名曲都适合胎教